多位专家谈义务教育年限延长利弊“理想变现”还面临哪些问题?

发布日期:2021-10-11 16:25   来源:未知   阅读:

  或向前将学前教育纳入义务教育,或向后将普通高中纳入义务教育,关于延长义务教育年限的建议频频出现。

  延长义务教育年限,背后有着殷切的民意期待。除了应对教育内卷、解决劳动人口不足、提高民族素质等,延长义务教育年限也涉及个体受教育权的实现。

  义务教育年限延长利弊?“理想变现”还面临哪些问题?义务教育学制加法运算需要做哪些考量?带着这些问题,《民生周刊》邀请3位专家深入探讨。

  有关延长义务教育年限的讨论早就开始。取消中考、义务教育延长至十年的建议引发社会关注和政府回应,是教育决策过程自下而上和自上而下民主法治化过程的表现。

  建议延长义务教育年限有其理由及背景,体现为应对教育内卷、解决劳动人口不足、提高民族素质等方面。同时,义务教育改革涉及民生问题和国家安全,政府决策尤须冷静,要进行系统性的整体性思考,方可进入决策层面,依照法治思维推进决策、施策。

  首先,有关意见建议表达系权利行使,有关意见建议采纳需依法循序进行。实行九年义务教育的学校教育制度是法定,有关学制系统内具体事权属中央事权,由国务院或者由国务院授权教育行政部门规定。学者、政协委员和人大代表提出的建议意见、提案议案,均系依据宪法第二条第三款的不同主体身份具体权利之运用,对此如何接受亦需依据教育法等法律及相关程序进行。

  无论是政协委员提议、人大代表建议、学者专家意见或是民众呼吁,社会关切越是热烈,决策越要冷静。因为,只有“善于从政治上看教育,善于从民生上抓教育,胸怀国之大者”,全面系统认识教育本质,以法治思维科学决策施策,才能稳妥有效推进教育改革。

  其次,对义务教育内涵理解,必须系统性思维、整体性治理和法治化推进。强制性、免费性和普及性一直系义务教育内涵的3个本质特征,依次递进。

  2011年我国才全面实现普及九年义务教育历史任务,当前义务教育质量未臻理想状态,义务教育均衡尚需大力推进,在此情况下延长义务教育年限可能会导致重心转移。义务教育不仅在于免费,不只涉及国家财政能力问题,更因其“强制性”涉及公民个体权利,如果延长义务教育年限,无论向下向上,都可能涉及以“保护”为名对公民个体“权利”的限制。

  普及高中教育或学前教育的方式不一定通过延长“义务教育”年限的强制性方式进行,也可以甚至更适宜通过普惠或免费的方式进行。既然终身学习已经是大势所趋,受教育不可能都是学校教育,更不必须都是“强制”,毋宁说是提供更多选择。

  在基础教育阶段,保障受教育权不仅在延长义务教育期限,更在提供质量均衡的义务教育,夯实质量基础;延长受教育期限并不必然满足“受教育权”的需要,反而可能会在一定程度上影响教育选择权,“强制”也不一定是普及高中教育的有效方式。

  当然,延长义务教育期限并非不可考虑,但何时考虑、延长哪一学段为义务教育、延长期限等,均需国家统筹推进。

  义务教育乃教育基础的基础,不仅涉及个体权利满足、民族素质提升,也涉及社会经济稳定和国家安全维系,必须夯实稳固,要从个体、家庭、国家和社会等不同视角看义务教育。

  对亟待解决的缓解教育焦虑、劳动力人口不足、普及高中教育、推行职业教育等问题,可通过促进教育均衡、提供多样选择、加大免费支持力度、推行学习积分制度、促进不同阶段教育衔接融通转换、完善终身学习机制等方式来解决。

  因此,有关延长义务教育期限所提出的问题确实存在,但作为应对问题的延长义务教育期限方案要谨慎推出。可以根据各地情况因地因时推进免费高中教育,但不宜强制,同时应继续加强教育决策民主法治化进程,依法决策施策。

  或向前将学前教育纳入义务教育,或向后将普通高中纳入义务教育,关于延长义务教育年限的建议频频出现。

  延长义务教育年限,背后有着殷切的民意期待。除了应对教育内卷、解决劳动人口不足、提高民族素质等,延长义务教育年限也涉及个体受教育权的实现。

  义务教育年限延长利弊?“理想变现”还面临哪些问题?义务教育学制加法运算需要做哪些考量?带着这些问题,《民生周刊》邀请3位专家深入探讨。

  有关延长义务教育年限的讨论早就开始。取消中考、义务教育延长至十年的建议引发社会关注和政府回应,是教育决策过程自下而上和自上而下民主法治化过程的表现。

  建议延长义务教育年限有其理由及背景,体现为应对教育内卷、解决劳动人口不足、提高民族素质等方面。同时,义务教育改革涉及民生问题和国家安全,政府决策尤须冷静,要进行系统性的整体性思考,方可进入决策层面,依照法治思维推进决策、施策。

  首先,有关意见建议表达系权利行使,有关意见建议采纳需依法循序进行。实行九年义务教育的学校教育制度是法定,有关学制系统内具体事权属中央事权,由国务院或者由国务院授权教育行政部门规定。学者、政协委员和人大代表提出的建议意见、提案议案,均系依据宪法第二条第三款的不同主体身份具体权利之运用,对此如何接受亦需依据教育法等法律及相关程序进行。

  无论是政协委员提议、人大代表建议、学者专家意见或是民众呼吁,社会关切越是热烈,决策越要冷静。因为,只有“善于从政治上看教育,善于从民生上抓教育,胸怀国之大者”,全面系统认识教育本质,以法治思维科学决策施策,才能稳妥有效推进教育改革。

  其次,对义务教育内涵理解,必须系统性思维、整体性治理和法治化推进。强制性、免费性和普及性一直系义务教育内涵的3个本质特征118图库论坛依次递进。

  2011年我国才全面实现普及九年义务教育历史任务,当前义务教育质量未臻理想状态,义务教育均衡尚需大力推进,在此情况下延长义务教育年限可能会导致重心转移。义务教育不仅在于免费,不只涉及国家财政能力问题,更因其“强制性”涉及公民个体权利,如果延长义务教育年限,无论向下向上,都可能涉及以“保护”为名对公民个体“权利”的限制。

  普及高中教育或学前教育的方式不一定通过延长“义务教育”年限的强制性方式进行,也可以甚至更适宜通过普惠或免费的方式进行。既然终身学习已经是大势所趋,受教育不可能都是学校教育,更不必须都是“强制”,毋宁说是提供更多选择。

  在基础教育阶段,保障受教育权不仅在延长义务教育期限,更在提供质量均衡的义务教育,夯实质量基础;延长受教育期限并不必然满足“受教育权”的需要,反而可能会在一定程度上影响教育选择权,“强制”也不一定是普及高中教育的有效方式。

  当然,延长义务教育期限并非不可考虑,但何时考虑、延长哪一学段为义务教育、延长期限等,均需国家统筹推进。

  义务教育乃教育基础的基础,不仅涉及个体权利满足、民族素质提升,也涉及社会经济稳定和国家安全维系,必须夯实稳固,要从个体、家庭、国家和社会等不同视角看义务教育。

  对亟待解决的缓解教育焦虑、劳动力人口不足、普及高中教育、推行职业教育等问题,可通过促进教育均衡、提供多样选择、加大免费支持力度、推行学习积分制度、促进不同阶段教育衔接融通转换、完善终身学习机制等方式来解决。

  因此,有关延长义务教育期限所提出的问题确实存在,但作为应对问题的延长义务教育期限方案要谨慎推出。可以根据各地情况因地因时推进免费高中教育,但不宜强制,同时应继续加强教育决策民主法治化进程,依法决策施策。返回搜狐,查看更多